> 民生大事 > 教育 >

危机与波折中再变革 谈谈百度教育这七年

2019-06-19 01:22

  (原标题:危机下再变革,百度教育这七年)

  前言

  2019年5月13日,百度正式回应,归属于百度新兴业务事业群组的百度教育事业部已被撤销,百度智慧课堂业务被划分至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百度文库、百度阅读则由百度内容生态部门接管。

  而这时距离百度教育事业部成立也不过三年半时间。

  回首百度在教育板块的布局历史,我们很难想象有着天然流量与技术加持的庞大百度系,会在教育这条路上一直波折不断。

  01

  文库、阅读、视频

  一个都不能少

  百度最开始是以内容的模式切入教育领域的,从最初的百度文库,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等相关教育平台,到随后不断开拓业务板块。对内增添度学堂、并收购传课网、推出“百度传课”、分拆旗下搜题产品作业帮;对外投资万学教育、沪江等,百度的布局一直活跃。

百度教育产品布局(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百度教育产品布局(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百度投资的教育公司

百度投资的教育公司

  2012年10月,百度文库上线了文库课程。次年4月,百度推出外语培训网站learning.baidu.com,由此拉开了百度在在线教育领域布局的帷幕。

  2013年8月8日,百度上线课程平台百度教育,这是继推出文库课程和测试Learning.baidu.com之后,百度在教育培训领域的又一次探索。2014年1月,百度教育频道新增了一个全部基于视频直播授课的模块“度学堂”,由入驻的教育机构提供免费视频直播课程。7月,百度视频联手多家教育机构推出百度视频教育频道,全力进军在线教育市场。

  可惜教育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互联网行业的“快”与教育行业的“慢”融合的并不是那么容易。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曾经评价过互联网公司做教育,“教育是一门古老的生意,非标准、高决策、高客单价的特点,只能通过课程服务、内容服务以及装备服务才能变现和规模化增长,但这些和流量并没有什么关系。以往都迷信‘流量优势’,巨头们也在尝试用互联网改造教育行业,但只能改变交互的模式,并没有改变教育的生态、链条以及收入成本结构。”

  02

  百度传课上线

  王海明单骑救主?

  探讨百度教育的发展布局,百度传课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百度在线教育业务主体,它的兴衰恰好照应了整个百度教育的发展。

  百度虽然有自己的“百度文库”、“百度教育”,但其在用户心中长久的搜索功能地位,长时间充当的角色不是引流就是答疑解惑,真正做教育并非其长处。而收购其他在线教育平台不仅能省去搭建工具的精力,还能借助其平台自有的技术和经验。

  这个时候,行业经验比较丰富且发展前景不错的在线教育平台“传课网”就进入了百度的目光,传课网为教育内容供应商与消费者搭建的“电商式平台”业务模式,和自带流量的百度天然契合。

  2014年8月,百度以估值将近3000万美元对“传课网”完成收购,如此的大手笔在业内也十分罕见。

  收购后的传课网与度学堂合并,组建接近百人的团队负责在线教育业务,改名为“百度传课”,传课创始人王海明、王锋等仍将留任并全面负责百度在线教育。同时,百度传课也将维持固有网站和域名不变,保持一定独立性。

  百度传课的出现,标志着百度在线教育业务进入了全线运转阶段。

  2015年12月3日,百度召开发布会,成立百度教育事业部,百度传课成为核心业务线,原百度传课负责人王海明担任百度教育事业部的总经理。

  王海明在介绍教育事业部的发展规划时,信心满满,言语中无不透露出对未来良好前景的无限期待,“我们将依托百度传课,通过对教育机构合作伙伴的扶植,以及建立终端用户的培养体系和推广体系,将其打造成“中国最好的教育生态平台”

  当然,王海明的自信并不是没有道理,彼时在百度所有的搜索量里,教育相关的搜索量在所有行业里高居第二,再加上百度传课的前期积累,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教育事业部的发展前途都是光明无限的。

  然而,世事难料,王海明的期待最终并没有实现,且不说中国最好的教育生态平台,作为百度教育核心产品的百度传课也并没有像刚开始预期的那样一直风生水起。

  2018年刚刚开始,百度传课就发布公告宣告了停止,“从2018年1月7日起将停止对百度传课KK客户端的更新及维护,接下来将根据百度教育的战略调整来策划新的产品形态。”在公告发布同时,百度传课App内同时上线了近30个音频课程。

  2019年1月,百度正式上线音频知识付费产品“百度小课”,尽管它仍保留了“百度传课”的App名称,但是升级改版后,几乎所有主推荐位都给了音频内容。巨头流量和资金的加持没能让这一知识付费产品活得更久,百度针对知识付费领域的首款试水产品才维系仅半年左右时间。

  其实也在预料之中,百度传课改版知识付费,已经度过了知识付费首波红利期,相比2016年知识付费元年的盛景,此时的知识付费不仅面临着诸多质疑。而且已经从一个新兴领域演化为了红海市场,百度需要面对的不仅是吸引首批用户复购率的挑战,还有和知识付费领域内大量头部企业以及长尾型的垂直领域者的竞争。

  从一开始,百度传课转型就没找准它最合适的时机,在它成立之初就已经面临着重重困境。

  再加上百度传课缺乏清晰的定位,比起同类平台,百度传课既缺乏名师优势,又少了用户沉淀,几乎注定了接下来的坎坷。

相关文章推荐
社会
热门观点 更多>>
最近时事政治: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4月27
最近时事政治: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5月3日
广东公务员考试时事政治:广东省考2019年4月2
2019年4月30日国内外时事政治
最近时事政治: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5月2日